□晨報記者 徐惠芬
  11月3日早上9時30分,上海兒童醫學中心迎來了兩位特別的“醫生”。其中一位雖然內穿藍色手術服,外穿白大褂,但是頭頂大紅帽,帽子上還直直地插了朵小花,再看他的白大褂,上面都是小動物,左肩膀上停著一隻花蝴蝶,右肩膀上落著一隻蜻蜓,當然,最醒目的還是他那又大又圓的紅鼻頭; 另一名醫生的裝扮則更奇特,頭戴一個有狗耳朵的帽子,鼻子尖上黑黑的,腳蹬一雙大鞋,甚至連白大褂都沒有穿。
  實際上,這兩名特殊的“醫生”就是前兩天為大家介紹的、從以色列來滬的“醫療小丑”(又名“小丑醫生”)尼爾·拉茨(NirRaz)和薩拉·馬哈米德(SarhanMa-hamid)。
  [驚喜]
  醫葯箱里裝滿各種玩偶和魔術道具
  11月3日,以色列“醫療小丑”尼爾·拉茨和薩拉·馬哈米德現身上海兒童醫學中心,正式開始了他們的“小丑治療”滬上行。
  兩名奇怪“醫生”的出現,吸引了兒童醫學中心大批兒童患者及家長。在門診大廳內,兩名“醫生”被好奇的群眾里三層外三層地包圍起來。而尼爾·拉茨和薩拉·馬哈米德也馬上開始了他們的工作。
  記者註意到,“小丑醫生”的醫葯箱很特別,裡面不是聽診器、針筒或者藥盒,而是公雞、玩偶、氣球和魔術道具。在拉茨和小朋友玩吹泡泡游戲時,馬哈米德打起了氣球,三下兩下將氣球扭成了小狗狀。或許是取笑戴著狗耳朵帽子的拉茨,馬哈米德一邊將氣球小狗放在拉茨的頭上,一邊嘴巴裡還發出“嚕嚕”這類逗狗玩的聲音……
  兩名“小丑醫生”還會神奇的魔術,這讓兒童患者著迷並興奮不已。比如,明明是一個空紙袋子,怎麼“小丑醫生”能從裡面一個接一個地拿出放了花的大盒子?
  再比如,一本小本子,剛剛裡面明明是空白的,但在外面畫了兩下,忽然裡面全是彩頁的!還有,“小丑醫生”嘴巴裡的紙舌頭好長好長,一名小朋友忍不住也學“小丑醫生”的樣子,把紙舌頭放進嘴巴裡……在這兩名以色列“小丑醫生”的神奇工作下,門診大廳內傳出了孩子的陣陣笑聲。
  [神奇]
  “游戲治療”為患者帶來快樂和寬慰
  隨後,“小丑醫生”又來到了住院部。
  因為胰腺炎,正在讀小學二年級的華華(化名)在上個月8日入院治療,至今在醫院躺了快一個月了。當“小丑醫生”拉茨來到病房時,這位8歲的小姑娘又驚又喜,不知道這位穿著奇怪的外國人為什麼忽然把一個洗澡噴淋頭掛在她輸液的架子上,然後又把噴淋頭取下洗起澡來。這位“小丑醫生”還拿起巨大的剪刀和梳子,給病房裡的護士剪頭髮,這一切讓華華忍不住地笑了。
  “我們的工作就是通過幽默的互動方式,為患者帶來快樂和寬慰,幫助他們的恢復。”馬哈米德告訴記者,在以色列,他們做過一項研究,即他們為患病嚴重的孩子提供“小丑治療”,接受治療後,孩子血液中的白細胞比治療前有明顯提高,證實了“小丑治療”的有效性。
  實驗證實,“幽默”能促使大腦產生更多的內啡肽,從而減輕痛感,生成更多白細胞,提高免疫力。概括說來,它能幫助病人加快痊愈。以色列研究還顯示,當“醫療小丑”參與外科準備工作時,病人術前不需要那麼多麻醉劑,術後不需要那麼多止痛藥。
  抽血中心也是“醫療小丑”“大放光彩”的地方。“很多小朋友都很害怕抽血。我們的工作就是通過玩樂,轉移孩子的註意力,讓他忘記抽血這件事,自然就不緊張了,等他意識到手被扎了一下時,其實已經結束了。這樣不僅能讓孩子少受罪、少哭點,也能幫助醫護人員更好完成工作。”
  拉茨還告訴記者,游戲本身也有治療作用。“游戲是小孩子的語言,通過游戲,小孩子的心會更加開放,這也可以取得意想不到的療效。”據其介紹,他與馬哈米德兩人都曾在巴伊蘭大學接受“游戲治療”的培訓。
  [現狀]
  全球5000名“小丑醫生”供不應求
  上海兒童醫學中心黨委書記江帆回憶稱,10年前自己在美國的兒童醫院曾看到過“小丑醫生”,當時還覺得很奇怪,怎麼醫院里會有這麼奇怪的人,但是當看到因打針而哭的小朋友看到“小丑醫生”停止了哭泣,看到緊張的家長也放鬆了,才意識到“小丑醫生”的作用,“當時我就想,美國的小孩有‘小丑醫生’的關懷,希望我們中國的小朋友也能有‘小丑醫生’。”
  不過,10年後,對於中國大多數患者而言,“小丑醫生”這個名詞仍顯陌生。根據第一屆國際醫療和“小丑醫生”大會公佈的數據顯示,全球目前有約5000個職業“小丑醫生”,無法滿足市場需求。
  江帆稱,此次能從專業的“小丑醫生”培訓故鄉——以色列邀請到“小丑醫生”,是醫院嘗試提升醫護質量的一次努力,“小丑醫生”還將於4日給該院醫護人員帶來一場關於“如何與兒童互動”的專業培訓。除了與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的兒童患者互動外,11月5日,“小丑醫生”將到復旦兒童醫院“工作”,11月6日則將現身上海市兒童醫院。  (原標題:以色列“小丑醫生”讓滬上醫院也瘋狂)
創作者介紹

室內設計

hn25hnzk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